买房、卖车、卖古董……影视公司艰难“自救”路

2020年6月12日 09 : 29

“夏天都要过去了,影业的冬天尚未结束……”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去世的消息让不少人感叹影视行业的悲哀,在烟火气开始徘徊在城市街头巷尾时,轩爸想和大家聊一下影视公司的自救路。

01

电影院的“至暗时刻”

6月10日下午,博纳影业集团(下称“博纳影业”)官方公众号发布讣告,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于今日凌晨不幸逝世,享年52岁。

据微博消息,有网友目击黄巍在北京悠唐购物中心跳楼自杀。对于传闻,博纳影业相关人员称相关事宜由公司统一回复。

买房、卖车、卖古董……影视公司艰难“自救”路

黄巍之死在网上引发了广泛讨论,相对于个人,整个影视业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受到的重创也浮出水面。

导演贾樟柯在微博里这样写到:“应该考虑影院复工复产了。北京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下调为三级,全国大部分业态已经开放。有的电影企业日亏损100万,100万影院从业者需要生存啊。”

买房、卖车、卖古董……影视公司艰难“自救”路

在横店有两部戏在拍的资深制片人朱文玖曾表示,"剧组总共800多人,每天一睁眼就是一百多万,压力太大了。"

停摆对于整个电影行业的影响的确是巨大的,据猫眼电影数据显示,3月21日全国有507家影院复工,全天总票房仅3.1万元,其中新疆、内蒙古、四川、青海、广东为票房最高的5个地区,广东省复工的37家影院只卖了55元;

买房、卖车、卖古董……影视公司艰难“自救”路

由中国电影家协会牵头,联合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及各大电影院线共同发放问卷,选择经营相对成熟、较有活力和市场竞争力的影院为调研主体,打造的《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》或许能更准确地反应电影业当下的状况。

报告显示,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总票房22.38亿元人民币,同比2019年下降88%。调研数据显示,2000座以上规模影院同比下降87.7%,500-2000座规模影院同比下降88%,500座以下规模影院同比下降91.3%,小规模影院受创程度最大。

人力成本,是疫情期间影院除房租外最大头的支出。调查显示,在3月底,已有20%的影院进行了裁员。通过对裁员/不裁员影院的亏损状况分析有所发现,裁员确实降低了影院的损失,裁员和减薪影院的亏损额明显低于不裁员影院。

买房、卖车、卖古董……影视公司艰难“自救”路

截至报告发布以前,将近半数的影院账上资金不足,现金流告急;多达42%的影院认为自己有“关门大吉”的风险;只有10%的影院有可能转手继续经营,此外28%的影院表示“等待总部统一安排”。近年来影投影管公司发展迅猛,新建影院多为资产联结型,影院收入均要上交部分到影管公司,单体影院基本不具备抗风险能力,因此影院的存亡更多要看其所属总部的产业结构和资本实力。

实际上,影业的困境并非完全来自疫情。据企查查的数据显示,2019年全国已有2996家各类型影视公司吊销、注销。近三年来,新成立影视公司和新吊销、注销影视公司数量呈负相关,净增数量逐年减少。

相对于调整商业模式、政策扶持、市场自然复苏,其实,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,很多影业企业都已展开自救。

02

卖画卖房的华谊兄弟

这个,在6·18这个档口,大部分消费者都在体验买买买的剁手快感时,谁能想到红极一时的华谊兄弟一路走来,却是开启了卖卖卖模式呢?

自2009年登陆创业板,成为第一家与资本市场有直接联系的影视公司以来,华谊兄弟的路越走越偏。为了淡化影视单一业务的风险,华谊兄弟这些年一直在做加法,投资游戏产业、做院线、搞主题公园……差点让人以为它从一家影视公司转型为投资公司。

买房、卖车、卖古董……影视公司艰难“自救”路

然而,2018年年报显示,截至去年期末,华谊兄弟货币资金余额26.41亿元(人民币,下同)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6.47亿元、短期应付债券7亿元。到了2019年半年报,华谊兄弟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有所缓解,减少至17.3亿元,但因为上半年新增多项银行借款,华谊兄弟的短期借款高达21.15亿元,相比去年期末暴增10倍。

对于华谊兄弟目前面临的资金问题,8月17日,王中军在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会上坦言:“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,这些现金我用来解决公司的资金流动性问题。

买房、卖车、卖古董……影视公司艰难“自救”路

同一时期,华谊兄弟的抵押房产为海口市的观澜湖西赛事会馆的三栋别墅;华谊互娱实控下的位于三亚市的红树山谷度假酒店的一处自有房产。这两处房产均位于海南旅游区。

值得一提的是王中军从小就开始画画,对艺术特别热爱,曾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是个画家。后来,虽然没有成为画家,但王中军收藏了不少名画,包括:以2990万美元拍下了毕加索的油画《盘发髻女子坐像》以6176.5万美元拍下梵高油画《雏菊与罂粟花》……

王中军曾表态:“为了公司的安全,我什么都可以卖掉。”

2020年6月初,港媒报道称,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将其持有的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2座高层A、B室相连的房子,以2.2亿港元,约合人民币2亿元出售。该套房产由王中军于2010年购入,买入价1.32亿港元。

不过还好,2020年4月29日,华谊兄弟公告称,计划以2.78元/股的价格,非公开发行8.23亿股,计划募集资金不超过22.9亿元。9家机构中,既有老股东腾讯和阿里旗下的公司、也有复星系的豫园股份,更有国资背景的山东经达等,并且均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发行的股份。

或许,华谊兄弟的春天已经不远……

03

从并购到被甩卖的唐德影视

在粉丝经济拉动的行业中,无论是游戏还是影视,IP成为影视公司争夺的核心资源,而上市公司享受着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的便利。

2016年3月,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,拟收购爱美神51%的股权。为此,唐德影视给出了逾7亿元的估值。

买房、卖车、卖古董……影视公司艰难“自救”路

此事成为资本市场热议的话题。由于范冰冰为唐德影视第十大股东,部分唐德影视的投资者质疑,公司此举涉嫌“利益输送”。

这事儿虽然最终告吹,但舍得花钱的唐德影视还是给市场留下了“财大气粗”的既视感。然而……

2020年5月26日晚间,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,接到公司控股股东吴宏亮的通知,拟分别将所持公司总股本的5%的2094.6万股和另4.08%的1708.1万股转让给浙江易通和东阳聚文。关键是,吴宏亮将所持公司总股本23.55%的9865.405万股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。并且还会协调第三方股东向东阳聚文转让其所持公司总股本0.92%的386.4884万股股份。

此次转让完成后,浙江易通将拥有拥有公司28.55%的表决权,成为公司控股股东,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将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

简而言之,唐德影视最终卖掉了“自己”。

04

春天还有多久?

写在最后:对于充满不确定性的影视业,卖卖卖模式是否真能有效解决影业公司资金问题还真不好说。从影视公司2020年一季报可以看到,行业的寒冬效应非常明显:25家影视公司,只有7家实现盈利,18家亏损。盈利的公司中,只有4家的净利润实现同比增长。

影视项目停拍,影视剧项目数量急剧下滑传输到上游影响平台方的库存供给。制作、发行方面,许多片方由于疫情影响资金吃紧,拍摄成本减少,制作周期延长,供给侧下滑对影城的上座率产生影响。消费侧,疫情影响下,公众面临收入降低、娱乐方向转变、聚集社交恐惧等,在观影意愿和行动上也将反映出消极的趋势。

变则生,不变,前途难料……

(编辑:张毅)


  • ......

分享到:

评论区(0条)

  • 您还没有登录,无法评论,请先登录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