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血上市后再陷泥潭?“二房东”蛋壳公寓的那些事儿

2020年6月22日 09 : 49

在互联网+房地产的带动下,蛋壳公寓、青客等“二房东”影响越来越多的人,而昨天晚间,一则蛋壳公寓CEO换人的新闻再次调起人们的好奇心。

01

蛋壳公寓CEO换人

北京时间6月18日晚间,蛋壳公寓公告称,该公司董事会已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、董事兼总裁崔岩为临时CEO,该任命即刻生效。

公告披露,因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活动,该公司联合创始人、董事兼CEO高靖目前正涉及地方政府部门调查,因此无法参与该公司的运营或从事相关管理工作。

流血上市后再陷泥潭?“二房东”蛋壳公寓的那些事儿

蛋壳公寓方面表示,高靖所涉及的调查事项与蛋壳公寓并无关联。该公司其他董事及管理人员均未收到与该项调查有关的通知及问询。

针对临时换将一事,蛋壳公寓董事长沈博阳表示:“目前,蛋壳公寓的业务和经营活动保持正常,蛋壳公寓相信高靖的缺席不会对其日常经营产生任何重大不利影响。蛋壳将继续跟进上述事项并在必要时做出进一步安排。”

流血上市后再陷泥潭?“二房东”蛋壳公寓的那些事儿

话虽如此,可在纳斯达克开盘后,蛋壳公寓盘中触发熔断,熔断前跌6.22%,报8.76美元,截至记者发稿时,恢复交易的蛋壳公寓跌9.31%,报8.47美元。

显然,资本市场对于CEO突然换人的新闻没有那么淡定。

02

流血上市的蛋壳公寓

自2013年以来,长租公寓被各路资本追捧,2017年进入高潮阶段,野蛮生长、疯狂扩张之下也隐藏了巨大的隐患,终于在2018年、2019年引发长租公寓持续“爆雷”。

行业出清,企业间的优胜劣汰现象加剧,那些留下来长租公寓日子似乎也好过不到哪里,持续亏损,盈利无期,继青客公寓“流血上市”之后,美东时间2020年1月17日上午,蛋壳公寓正式在纽交所挂牌,代码为DNK,开盘价13.50美元,与发行价持平,市值近25亿美元。一家依靠烧钱抢房源,连年亏损的企业,资本市场似乎并不买账。

流血上市后再陷泥潭?“二房东”蛋壳公寓的那些事儿

蛋壳公寓招股书显示,2017年租赁成本为5.12亿元,占到了成本结构77.9%,2018年租赁成本上涨至21.72亿元,在成本结构中的占比为81.2%,2019年前三季度两组数据分别增长到了44.5亿元和89%。

长租公寓是从房主处获得房源后,根据标准化设计进行装修和配置家具。装修和家具的支出成为长租公寓的另外两项硬性成本,对长租公寓企业现金流提出较高的要求。

流血上市后再陷泥潭?“二房东”蛋壳公寓的那些事儿

蛋壳公寓招股书显示,2017年开业前费用6212万元,占到了成本结构的9.5%,2018年开业前费用为2.70亿元,占到了成本结构的10.1%。

长租公寓收入主要依靠房租和服务费。租房市场整体下滑,增加了长租公寓的经营难度。

在盈利和资本压力下,蛋壳公寓在一些决策上或许就不太理智。

03

因租金贷、房屋改建等问题被调查

2020年,深圳蛋壳公寓被曝出“套路”租客贷款全年租金、“勒令”租客退租、违规搭建房中房等问题。

罗湖区住建局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表示,将针对被曝光的问题进行专案处理,目前暴露的问题包括租金贷、房屋安全、违规改建等,将转给职能部门核实调查。

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数据显示,3月1日至今,消委会累计接到市民针对蛋壳公寓的投诉219宗,其中有消费欺诈、合同纠纷、强制退租等类型投诉。

流血上市后再陷泥潭?“二房东”蛋壳公寓的那些事儿

蛋壳公寓5日下午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称,在消协的投诉绝大多数已办结,目前在处理中的还有27单。蛋壳公寓将按照消协规定的15个工作日办结时限,积极妥善处理。

租客反映的“租金贷”问题,是指公寓管理公司与金融机构合作,引导租客办理贷款提前向公寓管理公司支付一年的租金,再由租客每月偿还金额机构贷款。

蛋壳回应表示,为确保客户知情权,蛋壳公寓会为其录制相关视频,租客需表述“本人自愿选择微众银行提供的租金分期贷款服务”。同时通过人脸识别、语音识别等技术,确保视频为租客本人录制。

对于有租客反映被“套路”的问题,蛋壳回应称,希望相关部门能协助提供真实信息,供蛋壳核查。如个别工作人员存在业务话术问题,蛋壳将按照公司规定,对违反业务规范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同时严格管理、提高服务质量和水平。

04

一季度净亏损12亿元

2020年6月10日晚,互联网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发布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。

报告显示,今年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给长租企业带来较大挑战,但蛋壳公寓一季度营收同比增六成。不过,目前蛋壳公寓仍处亏损状态,一季度净亏损12.34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加4.182亿元。

流血上市后再陷泥潭?“二房东”蛋壳公寓的那些事儿

有业内人士表示,蛋壳公寓第一季度的亏损可能与疫情脱不了关系,长达3个月的封闭,犹如给正在高速发展的长租市场按下了”刹车键”,也对蛋壳公寓的业绩造成了一定的冲击。

长租公寓盈利难,跟其运营模式分不开。据行业媒体报道,长租公寓行业的利润率不足5%。因此,长租公寓企业必须具有一定的规模和入住率,才能实现盈利。

据资料显示,2017年,蛋壳亏损人民币2.7亿元,2018年亏损增加到13.70亿元,蛋壳公寓2019年净亏损34.37亿元。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12.34亿元。

从2018到2019年,蛋壳公寓的营收呈现飞跃式的增长。其实近几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2018年净亏损13.69亿元,2019年净亏损34.37亿元。随着营收大幅增长,净亏损也呈现增长趋势。

流血上市后再陷泥潭?“二房东”蛋壳公寓的那些事儿

2017年至今,蛋壳公寓亏损额共计达63亿元。其实长租公寓“亏损”的现象早已成为业内共识,不管是蛋壳、青客还是龙湖冠寓、万科泊寓,都没有一个清晰的盈利模式。

未来,蛋壳公寓以及其它竞争对手,恐怕需要尽快走出烧钱扩张的游戏模式,多去尝试精细化运营,以及探索多元化的发展方向,才可能将盈利的目标变为现实。

(编辑:张毅)


  • ......

分享到:

评论区(0条)

  • 您还没有登录,无法评论,请先登录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