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不到你们的“下次一定”了,再无锤子坚果手机

2021年1月19日 14 : 04

国产手机“小厂商”,一个接着一个不见了。可能罗永浩都没有想到,并入字节跳动的锤子手机团队最终会是这样的结局。

日前,《晚点 LatePost》报道,字节跳动在1月13日小范围宣布,原锤子科技团队组建的新石实验室,并入 Musical.ly 原创始人阳陆育负责的教育硬件团队。

之后,字节跳动的硬件团队由阳陆育统一负责,向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、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汇报。

在业务上,合并后的硬件团队将聚焦教育领域,不再研发坚果手机、TNT 显示器等其他无关产品。

今日,澎湃新闻援引自字节跳动教育品牌“大力教育”相关负责人的消息,为了增强教育硬件团队的研发能力,新石实验室将与台灯团队合并,共同组成大力智能团队,专注教育硬件。

坚果手机官方今日也正式作出回应称,坚果手机用户的服务将不受影响,售后和系统维护会继续,并且也会持续探索SmartisanOS 的创新机会。

但这也意味着,字节跳动按下了手机业务暂停键,人们可能再也看不到新一代坚果(锤子)手机了。

1

2019年,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的部分手机专利使用权,声称用于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,同时,锤子科技部分员工签约北京字节跳动公司,当年重组为新石实验室,研发智能手机、教育硬件等产品,前锤子科技CTO吴德周任新石实验室总裁。

在被字节跳动收购的这两年时间里,新石实验室只发布了两代坚果手机:坚果Pro3(2019年10月发布)、坚果R2。

最近的一次新机发布会还是去年10月20日,上一代产品坚果Pro 2s发布足足442天之后,字节跳动在硬件上推出了坚果R2手机、TNT go扩展本,软件方面则发布了Smartisan OS 8.0、TNT OS 2.0。

并且还强调,坚果、Smartisan品牌都会继续保留,坚果已在布局5G新品,在5G的网络支持下坚果手机将凸显更多优势。

如今看来,它们都要成为原锤子手机团队的绝唱了。

16日晚,Smartisan 产品经理朱海舟表示,关于坚果R2促销降价的呼声都看到了,感到非常难过和抱歉,深知伤害品牌的核心支持者,必将承受对应的结果。作为软件产品经理,无法干涉产品的定价和促销策略,但一定会传达大家的声音给对应的同事。

今日下午,朱海舟在微博上继续表示,在官宣之前不方便谈论太多,已经购买坚果手机的用户不必担心,售后服务和系统维护会正常继续。目前我还在 Smartisan OS 团队,继续探索系统的创新机会。

实际上,离开罗永浩的这两年时间里,锤子手机的销量也不乐观。

坚果手机R2在京东和淘宝上的销量至今不到10万部,办公组合套装的销量更为惨淡,总销量仅有三位数。

这似乎也在意料之中。当下国内手机市场日趋饱和,头部效应极为明显。

IDC的数据显示,2018 年到 2020 年第三季度,中小厂商占据的市场份额从 12.5% 下降到了 2.5%。而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四家的市场份额达88.7%。显然,中尾部手机厂商的生存空间正在被极度压缩。

甚至有业内人士指出,“再怎么做锤子(坚果)手机都不可能进入到一线梯队了,它连现在的魅族都比不上。”

2

值得注意的是,新坚果手机团队除了陆续发布两代坚果手机新品和TNT新设备之外,也参与了字节跳动智能教育硬件的研发。

在去年10月字节跳动推出了作业辅导台灯——大力智能作业灯。

据介绍,该台灯采用双头的设计,拥有两组照明灯。双头灯的设计借鉴了手术台上的“无影灯”的思路,可以减少写作业时手部遮挡产生的阴影。大力智能作业灯还配备了摄像头,家长可通过摄像头关注学生的作业进度,并可通过APP进行视频连线。此外,该作业灯还配备了一块屏幕,可对孩子的作业进行辅导。

发布这款产品的负责人正是Musical.ly原创始人阳陆育,负责人也称这款产品得到坚果手机团队所在的硬件中台的帮助。新石实验室不仅是承接了供应链相关的业务,还包括了硬件的堆叠、设计等。

而就在去年10月份的坚果手机发布会上,坚果手机负责人、新石实验室总裁吴德周还表示,后续会有更多的智能硬件发布。

彼时,吴德周透露,新石实验室未来不只有Smartisan OS、TNT OS,还会有教育OS,除了手机硬件、办公硬件,还会有教育硬件。

在教育领域,团队可以通过软硬件结合的方式做出突破性的产品,让每个人都能终身受益。当然这些硬件自然也会有新石实验室团队参与。

但现在发生了“新石实验室将与台灯团队合并”的变数,不知道吴德周是否会在今年的计划上做出改变。

3

当年,字节跳动要造手机的消息流传时并没有多少人会感到意外。似乎每一个靠软件起家的互联网公司,基本都有一个硬件梦。毫无疑问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智能手机始终都是消费者手里最重要的互联网信息终端。

而锤子科技在智能手机、耳机、语音交互、操作系统、智能音箱、云服务上都有一定的技术积累。

收购锤子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字节跳动在硬件制造上的短板,但现在看来,这些专利和技术并没有让字节跳动在智能硬件领域突围而出。

就目前而言,国内智能手机头部厂商已具有相当成熟的代工、生产供应链。这对于在硬件供应链中并无多少优势的字节跳动而言,暂停手机业务,转向教育端的硬件产品,似乎是个明智的选择。

显然,在字节跳动的未来版图里,教育业务已经被放到了相当重要的战略位置。

尤其是去年以来,受疫情的催化,在线教育行业发展和洗牌速度加快。“停课不停学”使得全体学生和家长主动或被动的接触线上学习。

同时在线教育公司也备受资本青睐,典型如猿辅导在一年内宣布了三笔融资,目前估值已经高达155亿美元,创下了全球在线教育公司估值之最;作业帮在去年底也完成了新一轮融资,投后估值超过 110 亿美元。比起智能手机,加码教育硬件或许让字节跳动在智能硬件的市场有更多可能。

只是,于锤粉而言,对锤子手机多年的情怀,可能就此打住了。

(编辑:崔丽容)


  • ......

分享到:

评论区(0条)

  • 您还没有登录,无法评论,请先登录登录